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_

_

 
 
 

日志

 
 

“八格牙鲁”语境下的中国人凶杀案  

2013-03-24 20:2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八格牙鲁”语境下的中国人凶杀案

——日本天天“蒋”(3月22日篇)

“八格牙鲁”语境下的中国人凶杀案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一、震撼中日的江田岛杀人事件

2013年3月14日,日本时间下午4点过后。这一天,广岛县仅仅有100平方公里的江田岛,最高气温11度,樱花树枝头星星点点,含苞欲放,正在迎接着春天的到来。这一刻,江田岛上50多家水产公司,陆续开始做收尾工作。他们大都从清晨3点、5点开始牡蛎的打捞、加工工作,现在准备下班休息了。

一位长期从事中国技能实习生翻译的中国人正在从广岛县江田岛市开车前往吴市一家企业。突然,他发现对面的车道上从不同的路口开进来一辆又一辆风驰电掣的警车,红色蜂鸣笛闪烁,警察用麦克呼喊“请马上把道路让出来!”他感觉不对劲,立即给在家里的妻子打电话,说:“可能出大事了。你打开电视看看!”

就在此时,仅仅有26437人的江田岛上空,出现了五架直升飞机,螺旋桨低空盘旋产生的巨大轰鸣声让在当地水产公司工作的几名中国人技能实习生都出来望着天空发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看着直升飞机身上涂写的“警察”、“急救”、“报道”的字眼,他们感觉出大事了,有的甚至吓得两腿瑟瑟发抖。

就在此时,正在外出的安芸水产加工协同组合理事长橘隆信接到电话,说:“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川口水产公司的中国人和日本老板打起来了!”他心里一沉,正在想“还真的打起来了,那个中国人不是说3月份要回去了吗?”这时,电话里又传来急促的声音:“不是打架,是那个中国人把日本老板杀了!”

就在此时,那位中国人翻译的妻子也给打来电话,告诉他“电视里正在播放呢,一个叫陈双喜的中国人把公司的日本老板给杀死了,还用刀捅伤了好几个人!”他马上问:“这是那家公司的?”当妻子告诉他:“是川口水产公司的”后,他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因为他所在的组合不曾向这家公司派遣过中国人。

广岛物品制作协同组合事务局长加美礼治告诉记者:“事件发生的那一天,我正在越南招收技能实习生。回来后,我妻子满脸惊慌地告诉我:‘江田岛发生了中国人技能实习生杀害日本老板的事情。’我真的大吃一惊。在广岛县,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啊。我想,这件事情会有很大影响的。”

日本各大平面和立体媒体滚动播出消息——下午4点半左右,在江田岛市“川口水产”公司的牡蛎加工厂内,30岁的中国人技能实习生陈双喜用铁铲和菜刀分别杀死了公司55岁的社长川口信行和68岁的女员工桥下政子,另外刺伤6名男女员工。这是近年来极为罕见的又一起中国技能实习生杀人事件。

“八格牙鲁”语境下的中国人凶杀案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二、亟需外国人劳动力的小岛

江田岛,昔日,日本海军兵学校所在地,不仅打造出军国主义的“江田岛精神”,更是对军人进行封闭式训练的场所。现在,这个小岛是日本全国牡蛎的盛产地,但劳动力严重不足。一个原来曾有35000人的城市,到今年2月底,只有26437人了。其中65岁以上的老人有10050人,高龄化比率为38.78%。

江田岛,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渴求过“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单纯劳动力。记者从江田岛市政府市民生活科获得资讯表明,截至3月21日,这个岛上有247名中国人,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人技能实习生。当地水产业一家老板告诉记者:“如果没有了这些中国人,我们的牡蛎打捞加工业将全部破产。”

“八格牙鲁”语境下的中国人凶杀案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就是这样一个亟需外国人劳动力的小岛,去年曾发现一名中国人技能实习生清晨3点与日本老板一起驾船出海打捞牡蛎,到达目的地后,日本老板发现中国人不见了,最后推测是这名中国人乘船打瞌睡掉进大海了。事后,当地水产组合发出通知:要求各家老板驾船驶必须让中国人技能实习生坐在身旁。

就是这样一个亟需外国人劳动力的小岛,去年曾出现过一名中国人技能实习生上岛一个星期后“逃跑”事件。究竟这名中国人是“有备而逃”,还是不能够忍受近乎残酷的劳动条件,现在有不同的说法,但“逃跑”的事实让当地水产业加强了对外国技能实习生的“管理”,其人身自由度远远不是在国内能比的。

就是这样一个亟需外国人劳动力的小岛,3月14日下午4点半左右,发生了中国技能实习生陈双喜杀死杀伤8名日本人的恶性事件。现在,围绕着陈双喜杀人原因,特别是围绕着杀死55岁日本人社长川口信行的原因,众说纷纭。作为华文传媒工作者,我们不想因为杀人者是一名中国人而去“忽略”事实真相。

三、还原陈双喜的真实生存环境

3月18日,日本共同社以“广岛行凶案证人称遇害社长对陈双喜照顾有加”为题进行报道,指出川口信行今年1月曾带陈双喜去宫岛旅游。3月14日中午,川口信行还给附近一家餐饮店女老板打电话,让她“分10公斤米过来”,准备照顾陈双喜的伙食。还有人称“这附近公司中那儿是最照顾中国人的了。”

3月21日,日本地方报纸《中国新闻》报道指出,据川口信行的妻子透露,丈夫生前虽大声训斥过陈双喜,但为了让他振作精神,也曾几次带陈双喜出去旅游;去年秋天,还把陈双喜邀请到家中吃饭喝酒;事件发生那天上午10点左右,在干完活以后,丈夫还给了他一个面包,他含泪紧紧地攥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日本各家媒体报道川口信行生前“善待”陈双喜的事情大致就是这些。但是,曾经与陈双喜有过多次往来的中国人技能实习生崔进喜、何中则给记者讲述了另一番情景。有一天,陈双喜下班后来到何中他们的房间,伸出自己的双手给他看。当时,何中惊叫起来,问:“你的手指怎么会都肿得跟大脚拇指一样?”

“八格牙鲁”语境下的中国人凶杀案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崔进喜告诉记者:陈双喜曾经这样问:“你的日本老板对你好吗?我的日本老板对我特别不好。因为我日语不好,很多话听不懂,他动不动就骂我是‘八格’,我只能是生闷气。”有的时候,陈双喜说到日本老板对他不好,眼睛里都闪动着泪花。他还曾经充满怨气地说过,“我的老板从来都不把我当人使唤。”

那是冬季的一天,崔进喜和何中一起到陈双喜的宿舍去,发现他每天都窝在一个电热炕桌下睡觉,桌子上面还盖着一条毛毯。他们问“你怎么就这样睡啊,太冷了,为什么不用空调?”陈双喜回答说:“我不会用啊,我怕一按按错了,那个日本老板又要向我发火了。”显然,陈双喜的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川口水产”公司有人介绍说,陈双喜平时基本不多说话,有一点“神经质”的感觉。川口信行社长递给他一杯热咖啡,他喝完了以后,会双手捧着杯子恭敬地还给社长。社长请他到家里吃饭,无论怎么劝,他都是既不多吃也不多喝。但是,他对川口信行常常挂在嘴头上的“八格牙鲁”,是时刻记在心里的。

崔进喜介绍说:陈双喜只有谈到母亲和自己儿子时,脸上才会出现笑容。据了解,陈双喜的父亲已经去世,他时常惦念着家中的母亲,想多挣钱给家里翻新房子。说到儿子,陈双喜更是眉开眼笑,说“老爹吃了这么多苦,将来一定不能让儿子再吃苦。我这儿子有出息,刚刚考了双百!以后,我要送他读大学!”

异国他乡,思念绵绵不断。当陈双喜不像其他中国人技能实习生那样拥有一台电脑的时候,当他这种思念无法倾诉、传递的时候,我们可以知道他内心的纠结。在“川口水产”公司里面,只有陈双喜这样一位中国人,从警方已经扣押的他的45个物品中,我们知道有他的学习笔记本,上面记满了日语单词。

除了偶尔能够见到在另外一家“金波水产”公司的中国人技能实习生崔进喜、何中以外,孤独的陈双喜没有任何倾诉对象。远在中国大连的派遣公司,早把他当成“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近在江田岛市的派遣机构“日中友好经济协同组合”即使派人来,也是例行公事,一味敷衍,从来就没有帮助他解决过问题。

四、文化冲突中的历史“负能量”

现在,我们可以知道的是,陈双喜每天就是在“八格”的呵斥中生活的。对于这样一个词汇,我们注意到日本共同社中文网报道里面将其翻译成为“笨蛋”。应该说,这种翻译是没有错误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在中国的抗战影视剧里面,“八格”、“八格牙鲁”从来是以一种音译的、侵略者的语言形式出现的。

“八格”、“八格牙鲁”在日文汉字里写作“马鹿”、“马鹿野郎”。这句日语的“口头语”,原本出自中国古典名著《史记》“指鹿为马”的典故。在日本人看来,连鹿和马都分不清的人,就是一个笨蛋(“八格”)、一个浑蛋(“八格牙鲁”)。日本人用此语,或表达愤怒、或传递侮辱、或开玩笑、有时还是一种亲昵的表现。

文字、语言,都是文化的一种表现。但是、文化的差异、隔阂、冲突,一旦被赋予了历史的“负能量”,它就会成为一种凝结的认知、一种难解的心结、一种屈辱的积淀、一种反抗的积蓄。绝大多数日本人,包括那些日本媒体里的“中国通”们,对此都没有深刻、透彻的领悟,他们没有从“文化”里面走出来。

或许正因为如此,时至今日,许多日本媒体不能够理解,为什么陈双喜被警察逮捕以后,会不断地诉说“老板总骂我是‘八格’、‘八格牙鲁’。”对于性格不能说完全健全陈双喜来说,每听到一次“八格”,都是一次怨念的积累;每听到一次“八格”,都会点燃一次心中的怒火。当冲动变成魔鬼时,悲剧发生了!

站在陈双喜曾经工作的“川口水产”公司前面,透过广岛县警方拉起的“禁止入内”黄色条带,可以看见公司里面张贴的“大家用笑脸打造阳光、快乐的职场”的标语,看着墙上悬挂着写有遇害者桥下政子姓氏的出勤表,看着办公室内无人接听的电话却一闪一闪地亮着提示灯的时候,我们不由地扼腕长叹。

“八格牙鲁”语境下的中国人凶杀案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站在陈双喜曾经居住过的宿舍外,可以看到挂在窗外随风摆动的他的两件外套,可以看到他宿舍入门处安置的临时简易厕所。此刻,他心中最想念的应该是他6岁的儿子,但是,距离见到他的儿子,可能还需要6年、16年,他甚至可能永远见不到儿子了。在囹圄之中,他能够想得明白究竟谁是罪魁祸首吗?

“八格牙鲁”语境下的中国人凶杀案 - 蒋丰 - 蒋丰的博客

日本的“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